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制服丝袜 亚洲日韩 欧美性爱 偷拍自拍 卡通动漫 国产三级 女同另类
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和学生女友的一次淫乱】【作者:不详】【完结】

9天前   ·   校园春色
小青在高潮边缘,突然失去男人的刺激,还被他这样调侃般地问,满脸涨得绯红,喘着气回答。

  “哎哟~!不要这样问嘛!人家……羞都羞死了!”

  “……怎办呢?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要,还是不要啊?!……而你……又喊我那种只有男女上过床才叫的……宝贝,也令我更糊涂、更不晓得该怎办了呀!……”徐立彬像解释似的反问小青。

  小青当然明白他话中的道理,这一切都要怪自己,是明明已经要了他,却又临场怯懦不敢抛下虚伪的假面具,和他袒裎相见,共享男欢女爱的愉悦;是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在矛盾中挣扎,一直为自己几近浪荡表现感到羞耻,才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呀,宝贝!我……让我起来一下,好不好?我得上洗手间……”小青只有逃避到厕所里……

  ………………

  在马桶前面,小青扯起窄裙,退下裤袜和三角裤。不禁叹出了“天哪!”

  夺目而亮晶晶闪烁在裤裆里的,是早被自己溢出的淫液浸透而成的一大片润湿。……但是她已经来不及了,一屁股才坐上马桶,那泡久憋的尿,就立刻吱~~!地一声,喷洒出来了。……“好大、好多的一泡尿尿啊!”

  小青抖动着娇小的身躯,一面企图从紊乱如麻的心绪中,整理出个条理;至少,也要想出待会儿该怎办?怎么面对徐立彬?和面对自己呀!

  擦屁股的时候,小青瞥见厕所的洗手槽旁,放着一个小纸盒,她晓得那是徐立彬准备的、里头有三包装的保险套盒子,玻璃纸包的盒子尚未打开过,显示它大概是男人新买的。看到它,小青禁不住肚子底下感到一种莫名的、怪怪的、像微电流通过身子般的快感,引得连屁股肉瓣都颤了颤。

  “天哪!他……他连那东西都准备好了,那……那他岂不是早就存心跟我…

  …作爱吗!?……那,为什么起先在楼下他还假兮兮的,说什么心中坦荡荡的比较好呢?“

  小青暗想自己被男人用“诡计”,骗上楼来,又被步步引诱得难耐无比,点燃了欲火,弄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的经过,心里满不是滋味。但同时,她却也因为徐立彬很明显的表示,说他真的“特别喜欢”自己,才想要亲热,而感到一种像被人爱着的温暖。

  “那我……该怎办呢!?……就跟他上床?……还是不要?”

  这时厕所的门被敲了敲,男的在外面问:“小青,你没事吧!?我也需要用下厕所。”

  “噢!没……没事,我马上……就好了。”小青心急地回答应时,也犹豫是否该脱下已经湿掉透的三角裤和裤袜,换上皮包里已准备了的、干净的呢?……

  还是……就这样穿回湿掉的出去?……

  “如果等一下又因为被男的引诱,而把换上干净的也搞湿掉,那我就没得再换了!”

  男的又敲敲门:“小心肝!你好了没?……再等我也要憋不住了!”

  “来了,来了!”急急把湿掉的内裤穿回上去,小青拉下紧身窄裙,匆忙地一手打开厕所门,一手还赶忙将窄裙抹平。幸好男的也急忙冲进厕所,连门都来不及关,站到马桶前也“吱~~!”地一声就尿出来了。

  倒是小青站在厕所外面,极不好意思地伸手把厕所门拉拢了些,使自己不致瞧见徐立彬站马桶前洒尿的模样。等到那清脆的尿声渐渐弱了,想像着男人手扶阳具,抖出最后几滴小便时,小青才听到他抱歉地说:

  “真对不起!跟你抢厕所用,害你连手都没洗……”

  “噢!没关系……”小青这才想到,皮包还留在厕所的洗手台上;里头装着自己带来备用的干净三角裤,和全新的裤袜……刚才犹豫要不要换上时打开了,却在急忙中忘记把皮包拉炼拉上,恐怕已经被男人瞧见里面了!

  刹那间,心慌的小青顾不得礼貌,就推开厕所门,挤了进去,抱歉地说:

  “我忘了拿皮包……”

  “不急嘛!……那就一道来洗手吧!”徐立彬说着一转身,把小青搂抱住,使她面对洗手台,在小青的背后紧紧贴着她,低下头又吻到她的颈上。

  小青把头仰了起来,任他火热的唇,和胡须渣在自己细嫩的肌肤上游走、搓磨。不敢朝镜里看,她半闭上两眼,压抑不住地叹唤着:

  “噢~呜!……你……你这样子弄,要人家怎么洗呢?!”

  “我只是吻吻你……你洗你的就是了嘛!”男人说着为小青扭开水龙头。

  小青一低头,就瞟见台子上半开启的皮包,和它旁边的那盒保险套。立刻羞得两颊通红,头也抬不起来了。但是当她瞥见那保险套盒子上,印着男人亲吻在女的颈子上、女的满脸陶醉的画面时,小青心里也浮现了自己在男的怀中,在他热情的抽插之下,欲仙欲死!也不知道是为了洗手,还是什么?小青把手上戴着的、那颗钻石戒指取了下来,搁进皮包里。

  这时,小青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棍状物抵在自己背后。它粗粗、大大的形状,将男人阳具的相貌清楚地告诉了小青,令她不由自主就想把手伸到后面去捉住它。但是她不敢,只能将双手垂在龙头下,捧着流下的温水……

  男的继续吻着小青,舔她的颈子、耳垂。他开始缓缓拱着小青的身子,轻轻在她耳边问着:“感觉到了吗,小心肝?……感觉到我的热情吗?”

  “嗯~!当然有嘛!你……好热情喔!……”小青仰起头,喃喃呓着。

  她不知不觉把自己屁股挺翘了起来,配合男人的节奏往后一拱、一凑的。

  “小心肝!你的反应真不错耶!”男的夸赞她,棍状物又大了些。

  徐立彬的手再度抚到小青胸部,隔着丝衫和胸罩,又开始揉弄、抓捏她小巧的乳房;他用另一只手,伸到小青微隆的、曲线性感的肚子上,隔着窄裙揉揉按按的,以热烘烘的掌心和手指,在她的子宫部位旋转按摩;引得小青呼吸沉浊,张开了口,一面喘、一面哼着:

  “喔~!!呵!……喔——喔~呜!!……”

  小青的屁股拱得更剧烈了,但她每向后一挺,就感觉到男人阳具的圆头头在自己臀部上方的尾脊一顶,反而屁股部位却少了肉棒子的刺激。知道是因为她个子比男的矮很多,才会这样,小青便尽力将屁股更往上翘,甚至还踮起了脚尖,引动屁股来迎凑他。

  徐立彬似乎满了解小青的意图,以手挪动他在裤子下阳具的位置,使它原来肉茎仰起而朝上的龟头,改为朝下,然后再贴回小青的屁股,这样两个人前后凑磨,肉棒就正好嵌在小青凹陷的股沟里,仅管仍然隔着衣物,却能更强烈感觉到彼此了。

  一面在后面拱、在前面摸、又同时吻着小青的耳朵,徐立彬由镜子里瞧着她那幅陶醉的模样,便又唤着问她:“喜欢吗,小心肝?……要不要睁开眼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看看你是不是像在作爱?……”

  小青媚眼半睁,看到镜中的自己,真的就像保险套盒子上印的那个女人,脸上写满了陶醉在性欢愉的、难以言喻的表情。但她却不知为什么呓着:

  “没有啦!人家又没有要,怎会跟你……作爱嘛!……你……好坏喔!连…

  …保险套都准备了,还说只亲一下人家就好……噢~呜!宝贝!轻一点嘛!……

  奶奶被捏痛啦!……噢~呜!!“

  男的手轻了些,但继续玩弄小青的乳头,按揉她的肚子,在她耳边问她:

  “别骗人了!你自己不也……有准备了吗?不然皮包里,为什么还带了三角裤,和新的裤袜呢!?……”

  “天哪!你怎么可以偷看人家皮包嘛!”小青羞愧死了,叫出她的抗议。

  “唔……唔!……”徐立彬用唇堵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说话。

  但是他却用手把小青的窄裙往上一磳一磳的拉着,同时以手指隔裙朝她两腿间的私处部位“进袭”,惹得小青挣扎得更剧烈了。好不容易,她才挣脱徐立彬的吻,满面涨红了,几乎像哀求似地诉着:

  “不要这样嘛!不要这样……逼人家嘛,好不好?!……”

  “那你倒底要怎样呢?……小青,你又不是未经过人事的小女孩,也早就不是处女了,难道会不晓得我那么喜欢你,想要跟你更进一步的欲望和心情吗?…

  …“徐立彬仍旧笑咪咪地问小青。

  小青心中交织着羞惭和矛盾,但身子却受不了男人的手在私处不断刺激,变得更难以抗拒挑逗、更无法按耐那愈燃愈旺盛的欲火,便禁不住将屁股向后引,紧紧压着男人的阳具,一左一右地扭动;同时由口又里迸出了:“啊~~噢呜!

  ……你好会整人喔!……被你整得好受不了啊!……“

  “既然受不了,就干脆投降算了嘛!……小心肝,何必还抗拒呢?”

  耳中听见徐立彬的催促,小青几乎真的就要投降了,但是她心理的障碍,始终没有办法除掉;就像跟男人的话同时在心中回响,抑制着自己:

  “不行呀!我怎么能就这样……完全不顾颜面的,就跟他……上床呢!?这辈子,我从来也没这样不要脸的……跟男的才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就脱裤子跟他上床啊!……再怎么样,我至少……也要等到第二、第三次才能呀!不然我岂不跟那种……人尽可夫的妓女一样吗!”

  “不!我。不能呀!”杨小青嘶喊着,同时猛摇着低下去的头,她黑亮的秀发都零乱地散落了。

  但一直踮起脚跟,翘着屁股摇的姿势,使小青整个人的上身前倾,而张开、曲着肘的双臂都贴到了洗脸台上;原先还垂在水槽里的两手,想抓住东西却又抓不到,只好紧攀住亮晶晶的水龙头,一手巴着那根长长的、头头有个圆球状的手柄,而另一只手则握在也是长条状的、几乎像一根男性器官的水喉上了。……

  这样的姿势下,抓着水龙头一面甩头、扭屁股的小青,心里禁不住喊着:“啊!天哪!他的鸡巴……好大啊!……比这根水龙头还要……大啊!”

  但是她真正喊出口的,却还是:“不能呀!我还是不能啊!”

  “为什么哪?……小心肝,你为什么要这样压抑自己嘛!?”

  徐立彬抱起小青的上身,使她能看见镜子里的两人,一面问她,一面将离开了小青私处的手,环抱着她的腰肢;但他的阳具却仍然卡在小青的臀沟里,只是不再像先前那样一鼓一鼓的刺激她屁股了。

  “你……你答应过人家的,光是亲一下,结果却用手进攻身体上下别的地方,害人家受不了的……都几乎真要被你……引诱上床了嘛!可是……”

  小青面有难色的表情挂在脸上,还想解释……

  “……可是什么呢,小心肝?难道你真的没有……外遇过吗?……难道你从进我房间以来,表现的无比性感的风韵,都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展现过吗?……”

  “我……我……”小青被问得语结,更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小心肝!……你也不用再解释了,我相信,你一定有某种心理障碍,所以才会变得这样子,底下三角裤跟裤袜都湿掉了,还偏要否定你自己身体的欲望,坚决说你不能。……何苦呢?……”男的问她。

  由镜中看见自己两手还握在水龙头上,被男人那样抱着,小青难堪死了:

  “哎呀~!……不要把人家讲得那么露骨好不好?!……人家只是身体比较敏感,很容易就受不了刺激,才会那样嘛!……可是……我这辈子,却从没有跟男人……才第一次单独见面就……就跟他上床过呀!”

  说出了心里的“障碍”然后小青才又深深地吸了口气,深深瞧着男的说:

  “宝贝!……你能不能答应我唯一的一个……请求?……就是今天……今晚不管怎样,你都不要求我跟你……作爱,只要答应我这一点,我……我其他的…

  …“

  “都愿意,对吗?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插进你里面?……”

  “嗯!……”小青点头时,看见镜中男人的笑着,她整个脸都涨红了。

  “为了尊重你的意愿,我当然答应你!……可是小心肝,你要知道,那有多难哪!……你那么性感、那样有吸引力,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把持不住,要想跟你上床呀!……再说,假如果等下我要脱掉你衣服,欣赏你的肉体,而你也肯了,但我却没办法把持,非要跟你……性交不可的话,我岂不就……变成食言而肥了吗?”

  小青笑了起来,逗徐立彬似地说:“那……那你就不要我脱衣服好了嘛!

  至少,我就不必背负跟你孤男寡女,在房间里衣衫不整的罪名了!……“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身子倚在男的怀抱里,体会着他仍然抵在自己背后的阳具,又半睁开眼,对他瞟了一下说:

  “其实我,我真的心里头好……好矛盾喔!……我真正的心理障碍,就是我们这样子……好不光明正大的、偷偷摸摸在一起,好像一定就要作出不可告人的事一样,那种……背叛我先生的罪恶感,真的让我好不安,可是又……又好那个……就像偷吃糖果的小孩子,又想又害怕似的……”

  “所以,你才需要我答应你,保证我不让你吃到糖果,对吧!?”

  小青点了点头,暧昧似地对镜中男人抿嘴笑着,然后才仿佛羞答答地说:“就是嘛!那种感觉……真的是好怪喔,可我又好想要那颗糖吃……好像吃不到也好不甘心耶!……宝贝,那……那今天你就让我……只闻一下糖果的味道……可以吗?……”

  徐立彬两手仍环抱住小青的腰,在她肉肉的肚子上轻轻揉着;从镜子里,他微笑地瞧着小青,费解似地说:“好,就答应你吧!不过,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明明是过来人了,却还要像个小女孩、扭扭捏捏的……难道这也是你……欲擒故纵,挑逗男人的方法吗?……”

  当然,小青心里很清楚,自己真的就是个“过来人”,在男欢女爱的经验中,早就不知道玩过多少次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而且深深体会到,这种欲迎还拒、明明想要却又装羞的玩法,确也证明了:在挑逗男人时,是无往而不利的。

  而自己也是的,愈是拖延、缓慢的调情,愈能增加自己的殷切和急迫感;进而激起更强的性欲,使自己在男人眼里,显得格外性饥渴、淫荡不堪,就会让他更兴奋地想要性交,阳具也胀得又硬又大;而在最后被它插入身子里、猛烈抽送的时候,令自己得到澈底的满足了……

  但现在,从身后搂抱着自己的徐立彬,却是小青过去到现在所有的外遇男人中,最特殊、最有不同感觉的一个,也是从在加州家里的宴会上,与他多年重逢后的共舞以来,她一直满怀着浪漫的情绪、朝思暮想的一个人。

  按照杨小青对男人的关系总是要“分类”的“定位”,徐立彬应该算是她真正想要有“爱情”的对象;而且自然而然地,她应该会在心里有更强烈的、属于心灵、精层面的渴求。但大概还是“习惯”使然吧,当小青的身体被男的触到,受到感官刺激时,她就忘掉了要跟徐立彬“谈恋爱”的念头;又几乎完全让肉欲操纵自己了!

  于是,小青又陷入已经成为习惯性的,重重覆覆伪装羞涩、扭捏、扲持、和欲迎还拒的行为模式里;像现在这样,偎在男的怀里,噘着唇娇嗔道:

  “哎哟~,不来了啦!……你又故意损人家了!……不是已经讲过?人家是没办法跟男的……第一次单独见面就做那种事嘛!……而且你自己也答应了,说不脱衣服也不性交的。……那你为什么还损人,说我是欲擒故纵,挑逗男人嘛?!……”

  杨小青虽然嗔着,她的身子却在徐立彬怀里扭动得更厉害了,同时把被大阳具抵着的圆臀,往后一拱一摇的,刺激他那根嵌在自己股沟当中的肉棍子;而徐立彬也又将两手都捂到小青的胸脯上,再度玩弄她的小乳房……

  小青仰起头,两眼一闭,陶醉地哼出声来;男的再度吻她,舔她的颈子,一面含含糊糊地说:“小心肝,不用否认啦!明明你在挑逗我,还假装什么呢?…

  …不过,我倒也真喜欢你这个十足性感的调调儿,刺激我撑在裤子里的鸡巴又…

  …胀得更粗、更硬了耶!“

  “天哪,真的好好喔!已经够大的鸡巴,真变得又……更硬、更粗了!”

  小青的身子像蛇一样扭着腰和屁股,心里喊出欢愉;可是嘴上却仍呓着:“坏死了!宝贝,你坏死了!用那么硬、那么粗大的东西挑逗人家,让人怎么受得了嘛!……噢~!噢~哦呜!……天哪!你害人家……底下又湿透了,又好想好想要……糖果了!”

  男人这才用舌头舔到小青的耳边,对她说:“我看,我们就回房里……让你好好闻一下糖果味吧!……”

  说完徐立彬把兴奋不已的小青转过身来,抱住了她;小青仰起头,闭上两眼,半开启着唇,像等待男人行动似的。……于是徐立彬就低头吻住她,热烈地又吻了将近两三分钟之久。

  他抱起攀着他颈子的小青,走出厕所,回到房间里,将她放在床上。

  ……………………